腎病科
 
本站首頁 科室介紹 專家風采 科室動態 學術交流 杏林醫話
科教縱橫 健康長廊 護理專欄 科室文化 就診指南 腎友之家
   科室介紹
  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對慢性腎臟病的研究始于上世紀50年代,自我院前身--天津市立中醫院創辦以來,以津門名醫柴彭年為創始人的腎臟病研究拉開了帷幕。此后,以黃文政、曹式麗教授為學術帶頭人的科研團隊總結、整理,創立了“疏利少陽、標本兼治”的治療大法,對腎臟病研究理論和方法的不斷充實與發展,帶動了一批學有所成的學術繼承人,建立了中醫腎病科學科團隊。[更多]
   科室聚焦
   科室動態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
· 我院腎病科病房獲批2017-2018年度天津市青年...
· 腎病科黨支部舉辦“世界腎臟日”健康咨詢活動
· 2019-1-25《都市報道60分》關心都市民生
· 2018年全國名中醫黃文政教授“疏利三焦”學...
· 腎病科舉辦腹膜透析與臨床及中西醫結合診療...
   學術交流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
· 基于溫陽利水法對腎性水腫的治療認識
· 2016-12-28《健康報》腎性貧血宜分型用藥
· 腎性貧血中醫證候分型
· 中國天津腹膜透析高峰論壇會議通知
· 第四屆世界中西醫結合大會腎臟疾病專業委員...
全國名中醫 黃文政
  教授、博士研究生導師。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。天津市名中醫。
  點擊進入>>名中醫工作室
主任醫師 曹式麗
  教授,博士生導師。全國老中醫藥專家學術經驗繼承工作指導教師。天津市名中醫。
  點擊進入>>名中醫工作室
科主任 主任醫師 楊洪濤
  教授、醫學博士、主任醫師、博士研究生導師、全國優秀中醫臨床人才,天津市中青年名中醫。
  點擊進入>>
   重點病種
  慢性腎臟病以其高發病率、高病死率、高致殘率的特點,已經成為人類面臨的主要健康問題和死亡原因。我院對慢性腎臟病的研究始于五十年代,由津門名醫柴彭年提出了“扶正化瘀軟堅法”治療慢性腎炎的學術觀點,啟動了對疑難性腎病的研究。第二代學術團隊的形成始于七十年代,在繼承前輩治療慢性腎臟病臨床經驗的同時,以少陽三焦理論為指導,提出慢性腎臟病的病機關鍵為“少陽三焦樞機不利”?偨Y提煉出“疏利少陽、標本兼治”的治療理論,研制出腎炎3號,腎康寧等制劑,并廣泛用于該病的治療。
  根據近年來腎臟病發病的趨勢和特點,結合我?贫嗄陙砼R床及科研成果,以充分發揮中醫藥特色優勢,提高臨床療效為目標,我?茖⒀芯恐攸c放在以下三個重點優勢病種上:
  慢腎風(慢性腎小球腎炎)
  在本學科建設的過程中,黃文政教授整理發掘了“少陽主樞”理論內涵,認為少陽樞機不利是本病發生發展的關鍵環節,逐漸形成了從中醫“少陽主樞”治療慢性腎病的診療特色,創立了“疏利少陽、標本兼治”大法。該法是以疏導調節為主法,配合滋補、清解,針對疾病的主要環節及相兼病理因素,力求通過和解疏利少陽三焦,通達上下,宣通內外...更多
  慢性腎衰(慢性腎功能衰竭)
  在長期的臨床實踐基礎上,我們認為:慢性腎衰的病理基礎是腎元虛損,脾氣衰敗。而水濕、濕濁、濕熱、濁毒、瘀血等,既是因虛致實的病理產物,同時又是加重腎衰發展的病理因素。病變臟腑重點在脾腎二臟,脾腎衰敗,三焦氣化失司,飲食不能化生津液精微,反為濁邪,致濁毒內潴,或郁滯化熱,或瘀阻脈絡,而這些病理因素又進一步損害...更多
  消渴腎病(糖尿病腎病)
  據最新統計,我國目前約有近億人正面臨著糖尿病的威脅,然而,人們卻不了解這其中有近1/3的患者要發生腎臟損害,也就意味著:我國有3000多萬糖尿病患者并發腎病
  消渴腎病是多因素綜合作用的結果,在多種致病因素影響下,精氣耗傷,使氣陰兩虛長期存在。氣陰兩傷,腎絡失于濡養,腎之陰陽失調...更多
   腎友之家      更多
· “世界腎臟日”健康教育講座及科普...
· 我院腎病科腹膜透析中心第九屆腎友...
· 我院腎病科成功舉辦世界腎臟日大型...
   健康長廊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
· 黑色食物真的能保護腎臟嗎?告訴您...
· 從《黃帝內經》看夏季飲食養生
· “投其所好”---做到腎臟“五不要”!
   護理專欄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
· 護理部工作之余的健康教育
· 我為患者做治療
· 腎病科優秀的護理團隊
網站地圖、聯系我們、新聞發布快速通道
Copyright @ 2010 First Teaching Hospital of Tianjin University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. All rights reserved.
天津市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 版權所有. 技術支持:北方網
津ICP備09002945號

津公網安備 12010402000403號

5544444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